Fe

【浮梅】Snake,墓碑,and Bird

给台风老师 @天依号台风:) 写的超级小短篇(๑•̀ㅂ•́)و✧

         我在树林中行走,被风吹动摇晃的树枝像挣扎的鬼手。他们黑色的影子在地上摸索,摸索我行走的路径。它们在寻找我,它们在试图抓住我。

         林雾涌起来了。白色的雾从黑暗的每一个角落向外溢出,它们漫过每一座墓碑,漫过黑色的枝条。我试图去寻找一条出路,但每一处都是同我一般冰冷的蓝色。那雾色的淡蓝缠绕上来了,绕住我的双手,绕住我的双脚。

        有一只鸟轻声鸣唱起来。那是一只有着金绿色眼睛的全身洁白的百灵鸟。他的声音从雾色中传来,在树林中渺茫。

         我想去追寻歌声,跌撞着在丛林中寻找它的来路。我明明在一路靠近,可他的歌声却逐渐变得微弱,直至喑哑。

        我试图扒开眼前最后一从拦路的枝干,它们纠纷在一起,像上了锁的门。

        我在枝干间寻到一处缝隙,微弱的阳光从那其中漏下。我想这已经足够了,毕竟我只是一条蛇,是树干最脆弱的枝条留下的影子。

        我从门上的缝隙中游了过去,看见门后那一片被阳光照亮的洁白空地。无数的墓碑堆放在一起,叠起一座白色的高山。

        那只百灵鸟坐在高山的顶端,洁白的羽毛被血液染得鲜红。巨大的墓碑,洁白的十字架竖立在他身后,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白光。

        他张开双臂对着我笑,他说,看呐浮士德,看呐,我终于自由了。


台风老师给配的图(我爆哭)→传送门

【塔霜】

给台风老师 @天依号台风:) 写的小短篇√

有黄主意(只有一点点!!一点点!!)


        在白色大地的尽头,那里伫立着火焰。雪花落在她身旁便被融化,化成水雾蒸腾起来,落回大地上便结成了霜。

        那片冰原太寒冷了,没有什么能将她温暖。


        几瓶伏特加的辛辣灌进胃中,冰冷的火焰是幻觉,在体内燃烧着。借着那虚假的温暖她向火焰索要一个吻,她把火焰摁在墙角,去吻她炽热的双唇。

      【你想要什么?】火直视着冰霜灰色的双眸,她问。【你想从我这里索取什么?】

      【我给不了你你想要的东西。】火的手指落上霜太过冰冷的肌肤,顺着她的颤抖一路下滑,【你想要给他们一个家,你想让他不必再争战,你想回到那片冰原。然而这些我都给不了你。】

       火焰太炽热了,从她的脖颈滑向小腹,一路上都留下融化的痕迹。

      【你不进去?】

      【……我怕烧坏你,就像那些热饮。】

       冰笑了,【别太高估自己。】

       于是火焰便在冰原之中燃烧起来了,寒冷的冰霜吞咽着那太过炽热的火焰。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危险了,你会来救我吗?】冰霜搂着火焰的脖颈,在她燃烧的间隙询问。

      【你希望怎么样?】火焰低下头亲吻她的肌肤,用牙在她的锁骨上留下融化的痕迹。

      【……别来救我。你是领袖,你不能为了一个人陷入危险。】

       火焰没有应答,只是凑过来亲吻她的双唇,她抱紧怀中这团火,在她的燃烧中剧烈地颤抖,几近融化。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危险了,你会来救我吗?】

      【我会。】龙答,【你是我们重要的干部,我们不能失去你。】

       兔笑了,她想,还真是换了个拙劣的领袖。

       她开始走得越来越远,直到再也望不见白色大地尽头那伫立着的灰色火焰。

       再没有人会用拙劣的手法为她做糖了,她啜饮着冰冷的火焰,感受着那份辛辣带来的虚幻的温暖。

       兔知道那团火已经熄灭了。她呼唤着冰霜,想刺杀那条熄灭了火焰的龙。

       但她终究没有做到。

       在陌生的大地上,兔子走向熟悉的死神。

       空气太冷了,让她开始想念她的那团火焰。想念她灼热的手指,想念那夜久违的温暖,尽管那火焰太炽热,差点将她灼伤。

      【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火曾说。

      【你想要什么?】火曾问。

       兔子笑了。


cp是炎黄(轩辕X神农)

大概是我自己对她们相处模式的妄想_(:з」∠)_

也参差了些我个人近期的想法,算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些感悟_(:з」∠)_


虽然我不玩游戏了但这和我爱他们有什么关系吗.jpg



   我能听见她的呼吸声,能感受到在她的胸腔里,她的心脏在轻缓地搏击。

  

  她总是带着一副轻松的笑容,仿佛对身边事物的变化漠不关心。她总能与身边的人打好关系,让他们自愿听从她的安排。她总和我打趣说只有某些野兽一般不分善恶的家伙才会对她抱有不公平的态度。但被她打趣的那个人却会说,正是自己有野兽一般的直觉,才能察觉到那家伙友好外表下的层层阴谋。

  他说,她总表现出一副友善的样子,却藏不住眼里算计他人时的寒光,他告诫我要小心,要提防她。他说她是个阴谋家,她谁都算计。对她好的,对她坏的,伟人小人,只要还尚存一丝可被利用的价值,她都会费尽心思地榨取。他说你要当心,你和她亲近,你不会相信她连你也算计。

  她听了就笑,指着自己的眼睛问我有没有看见什么寒光?她笑眯眯地问,眼睛里流动着融化的蜂蜜一般温和的金光。我说没有。于是她又笑,笑完了她沉默,然后又冲着我微笑。她说,算了,不要相信我。他说得对,我总在计算他人的价值。

  我有时会偷看她的眼睛,她金色的眼睛里总是冷淡的,总是漠然的,就像那个人说的一样,闪着一种寒光。但她看向我时,眼睛里的总会有片刻的松懈。她会冲着我笑。她的笑容有时和平时一样一副轻松的样子,有时却又带上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好像她不想笑,又情愿笑。那时她的眼神总会带有一霎时突如其来的温柔。

  有时我看向她的眼睛,会在她金色的眼睛里看到迷茫。那是她总是一个人在阳台上抽着烟,一言不发地盯着远方。但那些迷茫总不会持续太久,我曾在心中默默数过,最久的一次数到了三,那种迷茫的神色就消散了,无影无踪,像烟霞一样的消散了。她又恢复平时那种漠然的神色,似乎又在心中继续计算着某人还剩多少可以利用的价值。

  但偶尔,那种迷茫的神色消散后,她会忽然蒙上一些落寞,就像忽然发现在冬日黄昏冰冷的空气中,金黄色的颜色里只剩下她一人形影单只。

  有时我会走出去陪她,有时她会走回来找我。有时她进来时,脸上的落寞已经消去,只是笑着问我要不要出去陪她坐会,吃点零食,看会电视?但有时我出去时,她会回头来看我,然后有些疲惫地笑笑。我走到她身边去,她有时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会默默地掐灭手中的香烟。有时也会伸手来揽我的肩或腰,沉默一会就笑着拍拍我,说,外面风大,进去吧。但有些时候,她会靠过来,抱住我,把脸埋在我的肩膀,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听见她心脏跳动的声音。

  

  她不知从那里搞了栋别墅,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那儿过冬。我说好,她就和我一起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她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也许是因为出发那天刚好是那年的第一场雪。

  刚上路时,雪刚好开始落下。她降下车窗,把手伸出去,让落下的雪在她的手心里融化。她盯着窗外的雪花,微眯着眼睛浅浅的笑着,脸上的表情,眼底的神色都少见的温柔。

  唔,别一直盯着我看,她一边说着一边收回手,按动门上的按钮把车窗什起来。她转过头来看着我,一边拉手刹一边笑。她说,别一直盯着我看,我会害羞的。

  那栋别墅比我想象中的豪华。我有些讶异地看向她,她在冲我笑,问我怎么样。我说挺好的,比我想象中的豪华。她耸了耸肩,笑着提起我们的行李把我往里领。她没说这栋别墅是她租的还是买的,我也没有问。

  晚饭后,她在小客厅里把壁炉点了起来。虽然整个别墅都装了空调。她告诉我这个小客厅是整栋别墅最古老的房间,这栋别墅被修整了很多次,只有这里一变未变。也因为这个小客厅,这栋别墅的身价翻了又翻。

  她问我冷吗?她说隔壁大客厅的空调已经叫人打开了,我可以去那边看电视,卧室的暖气也通了好一会了,我随时可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我摇摇头,说想在这儿陪你一会。她怔了一下,然后微笑起来,说,那可能会有些无聊哦?顿了一下,她又问我,问我她可以抽烟吗?

  我们坐在壁炉正前方的沙发上。她坐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沉默地抽着烟,我坐在她对面的沙发里,翻阅着最近正在阅读的小说。我们中间的小桌上放着一些饼干,一些坚果,红茶还有咖啡。

  我看了一会书,看完一章后便打算休息一下。我把书合上,放到身边,想去取杯红茶来喝。我一抬头,就看见她坐在我对面,一言不发地抽着烟。她低着头,目光落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她脸上没有表情,像是课堂上走了神的孩子。壁炉里燃烧的火光照在她身上,蜿蜒地爬满了她的脸庞。

  我盯着她,她少有的安静。以往每有人盯着他,她总会迅速的产生反应,像是感到危险的野兽一般的警惕。我盯着她,她没有反应,仍然沉默地抽着烟,沉默地注视着自己身前的地面。我盯着她,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冲动,涌起一阵想要问她些什么的冲动。于是我叫她,轩辕,我问她,你会害怕什么吗?

  她听到我叫她,就抬眼来看我,听到我问她,她就笑,那是她一贯的笑容,像是阴谋得逞的狐狸一样,狡黠又得意。

  所以我抢在她之前开了口,我说,我很认真地在问你。我盯着她金色的眼睛,说,我很认真地在问你。所以,拜托了,请不要骗我。

  她顿住了,脸上略带惊讶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她低下了头,我看不见了她的脸。又过了好半天,我才听见她低低的笑声。

  好吧,她笑,好吧,好吧。她抬起头来,笑着看我。你说对了,她说,我会害怕,我害怕着很多事。

  她说,比如,我害怕有一天我看向你时,无法再由衷地微笑,而是在心里计算着你还剩多少价值可供我榨取;我害怕当死神的使者为你送来冥界的鲜花时,命运女神还未给我选定永久安息的日子。我害怕很多事,神农。她看着我,浅浅的微笑着。她说,我害怕很多事,我害怕失去你。

  因为那意味着很多,意味着我必须重新面对那个把人心计算成数字的阴谋家,面对过去的我自己。我害怕失去你。她说,我害怕忘记如何被爱,如何去爱。

  我张了张嘴,去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看着她金色的眼睛,她也凝视着我的眼睛。

  她忽然又笑了。她说,我想吻你,可以吗?

  嗯。我点点头,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子,可以的。

  她却又沉默了。她把手里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转过头去看壁炉里的火焰。

  算了。她说,我刚抽完烟呢。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壁炉里火焰燃烧的轻微的“噼啪”声。


盘烛 《照相机》

   我是一台放在游乐园里的照相机。今天是游乐园开业的第一天,也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紧张而又期待着。

  来我这里拍照的几乎都是年轻的情侣或是一起来的闺密。我小心翼翼地挑选合适的角度,努力留下一每个人最好的模样。

  要长久呀。我把刚照好的照片递出去,心中默默地祝福着我面前的这对情侣。女孩子接过照片,眼睛眯成了月牙。她笑吟吟地展示给身边的男孩子看:“你看,照的多好呀。”“切,有那么好吗?”男孩子挑了挑眉,一副不屑的样子,眼中却满是笑意。“嗯,很好呀。”女孩子笑眯眯地把照片捧在心口,和男孩子一起往外走。男孩子又“切”了一声,却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要长久呀。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在心底再一次的祝愿。

  “呀!小烛龙!你快看你快看!那里有照相的唉!走走走,我们也去拍一张!”一个健气的声音响起,回答他的是一个少年不情不愿的声音:“不去。你是小姑娘吗?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哎呀,来嘛!”那健气声音的主人显然没有放弃,声音依然那么的兴奋。“不去——”少年的回答依然果断,但随即又不情愿地大叫了起来,“喂!别拉我!”

  不多时,我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位白色长发的青年,兴冲冲地向我奔来,手里还拽着一个不情不愿的黑发少年。

  青年奔到我面前就放开了少年的手,兴冲冲地递给了我几枚硬币。少年站在他身后抱起手,四下张望着,一副很嫌丢人的模样。

  “现在开始拍照,请看镜头。”我说。

  “小烛龙小烛龙,看镜头看镜头!”青年一把把不情愿的少年拉倒了自己身前,少年抱着手,满脸的不情愿:“幼不幼稚啊你!”

  ……虽然这么说着,但他还是乖乖地抬起头看着我。

  “三,二,一!”我举起照相机。

  “茄子!”青年弯下腰揽着少年的肩,笑得一脸灿烂。还比了个剪刀手放在身前。少年看到他这个动作,脸上流露出一瞬的嫌弃。

  随着“咔嚓”的一声,这一幕被相机永远的定格。

  “哎——”青年讶异地看着身边的少年,“小烛龙,你怎么都没什么动作?怎么都不喊‘茄子’?”“我才不要!”少年一脸地嫌弃,“蠢死了!”

  照片打印好了,我把它递了出去。青年接了过去,看了一会便笑了起来,拿给少年看:“你看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吗?就是小烛龙的表情,好煞风景呀——”“蠢死了。”少年伸出手点着照片上青年的脸,似乎怕青年听不清似的又说了一遍,“蠢死了!”“哪里有,才不蠢。”青年笑眯眯地把照片收进怀中,“下面去哪儿玩?”“随你。”少年头也不抬,冷冷地回到。“那就去坐过山车吧!走吧!呜呼!”“别叫!蠢死了!”

  ……真是对有趣的组合啊。我盯着他们的背影,想着。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从一开始的门庭若市到现在的门可罗雀,游乐园渐渐地荒废了。我也好久都没能再为某对情侣或是朋友照上一张照片了。这个游乐园早已在苟延残喘。还没有断掉我的电也真是个奇迹。

  一张废旧的报纸在风的挟带下向我飞了过来,我赶忙睁大眼睛——难得的可以获取外界消息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报纸是半个月以前的报纸,向着我的那一页上用粗体字写着一个大大的标题——“警察与恐怖分子街头枪战,一盘姓警官英勇就义……”“啪”报纸拍到了我的脸上,我的世界立刻变得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啊……好可惜。我在心里叹息着,这下连欣赏风景都欣赏不了了,虽然这附近也没什么好看的。但陷入一片黑暗的境遇简直跟被断了电一样糟糕。不,还要糟糕。至少被断了电后的我就不在有思想了,也就不会在这胡思乱想,倍受煎熬。

  我正这么想着,脸上的报纸忽然被扯了下来。一名黑发少年出现在我面前。

  是他!如果我可以说话的话我一定会惊叫出声的吧。他看起来和十几年前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眉宇之间多了几分阴霾和成熟。

  少年,不,现在应该是青年了吧?他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报纸,表情忽然就僵硬了。他抿紧了嘴唇,一声不响地盯着手里的报纸。

  半晌,他的表情才放松下来,恢复成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他把手里的报纸揉成一团,随手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好了。”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硬币,往我的怀里递了过来。“还能用吗……?”他轻声嘀咕着。

  能用的。我回应了他。好久没活动的身体僵硬无比,电流在身体里“次啦”作响。不过,还好的所有的部件都没有太大的问题,还可以完好的运作。我端起了相机,说出了那句好久都没能说出口的台词:“现在开始拍照,请看镜头。”

  少年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三,二……”

  少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抬起了手在身前比划成剪刀手。“茄子。”他轻声说道。

  “一!”

  他轻轻地笑了一下。

  “咔嚓”

  那转瞬即逝的笑容被我抓拍下来,留在了相片纸上。

  我把洗好的照片递给了他,他接了过去,站在我的面前端详着。过了好一会,他才无奈地笑了一声:“蠢死了。”

  “我跟你说过,这样拍出来蠢死了。”

  他看着照片,轻声说道。

我轩辕六星啦!!
我吃的(拉郎)cp还发粮啦!!
官方您真是我爸爸!!!!

【洛米】情人节!!赶上了!!!

cp洛洛X小米

异世设定

奇奇和夜王(以全程没有姓名的方式登场:))

避雷注意

文笔极差注意()

其实没有什么敏感词汇啊??为什么不让我发??

戳这里看文()

在腾讯上面看到的()
是很希望能被推上去给官方看到()
就怕会被举报删评吧()

妹,妹妹??官方你在想什么??
这么说凯修还有机会(小小声)

抽了两百抽只出了一个轩辕,哭了
明明就差三十的碎片就可以满星了呜噫噫呜
(其实出了大概五六个传说但是我只是想要轩辕呜噫噫呜)